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旅
 
倾情张臂的一个拥抱
 
 
2016-01-08 16:31:45  来源: 燕 斌
 

     在外出回来的火车上,我突然听见身后有个熟悉的声音在叫我。我反射性地转过身,定睛一看让我大吃一惊。果然是我高中同学,而且是我当年的同桌。就在我看清他时,他似乎也确认了我的面容。几乎在同一时刻,我们都激动地奔向了对方。在人群中,确切地说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我们二人无所顾忌地紧紧拥抱在一起。只为“庆祝”这种他乡遇故知的惊喜。在拥抱中,他贴近我的耳旁激动地说:“没想到啊,真没想到我们这辈子还能再相见,真的很高兴。谢谢,谢谢你当年来医院看我,真的非常感谢!”听到他再三地感谢,反倒令我感到无比惭愧。
  那是三年前的一天,我回到老家过中秋。刚回到家,母亲就告诉我同村的一个发小已经进了精神病医院。”我听后大吃一惊。觉得不可思议,这怎么可能呢?这位发小和我从小一起长大,并且从小学一起同学,一直“同”到高中毕业,上大学时还同在一座城市。我对他的了解,可谓无所不知。在我看来,他就是一个大小孩,在我的印象中,似乎没有什么事情能够令他伤心和难过。这样一种性格的人,怎么可能得精神病呢?可事实毕竟是事实,听说还很严重。发作时,六亲不认,见谁打谁,对其父母也不例外。
  第二天,我赶紧叫上我另外一个发小,买了些水果和食品到医院去看他。精神病医院就在我们镇上,离我们家很近。虽然离我们家很近,但那里高墙深院,老百姓都很忌讳那里。我生平也是第一次去过这种地方。正常人对这地方,难免会有几份惊恐,我也不例外。走近后,我发现这地方有点类似于监狱。病房是两排房子,中间是一条走廊过道。走廊的入口处,有一扇铁门紧锁着。铁门口有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二十四小时值班守着。走廊的另一头,则通往医院内的高墙大院。院子无门,是全封闭式的。
  经过值班医生的允许,友善地打开铁门让我们进去。进去后,我们一间间病房看过去,以搜寻我那位发小。当我们看到右侧第三个房间时,终于找到我那位发小。我大声叫他,他也一眼认出了我,并和正常人一样热情地迎过来招呼我们进去坐。正当我要进发小的病房门时,我忽然听到有人在叫我。我扭头望去,发现在相隔四五个房间的斜对面有个人正疾步朝我走来。由于走廊很昏暗,我一时未能看清对方的模样。待他走近后,我才发现那是我高中时候的同桌。在相认的那一刻,我们都无比惊喜。是的,在我心里,他就是我的同学,而并非是什么精神病人。
  在拥抱时,我轻拍着他的后背,安慰他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很坚强,你一定会好起来的。我相信你,真的。”他说:“谢谢,谢谢!我会的,谢谢你今天来看我。你能来看我,我很高兴,很高兴,真的!”他再三念叨着说了好几个“谢谢”,几个“很高兴”。说话间,我分明感到他有些哽咽,并有滚烫的泪滴到我的肩膀上。看到他哭了,我再次安慰他:“坚强起来,兄弟!我相信你一定行。你以前一直是我们的榜样,以后也同样能做到,我坚信这一点。”
  稍微平静后,我们一起来到我发小的房间,一起吃我们带过来的水果和饮料。我们一边吃着,一边聊曾经在一起读书时的趣事。谈笑间,我没觉得他们俩和常人有什么区别。过去的人和事,他们依然记得那么清晰。说说笑笑,一起轻松愉快地度过了一个下午。分别时,他们一直把我们俩送到铁门外,依依不舍地向我们俩挥手作别。
  在回家的路上,我感到非常的困惑和内疚。我困惑于当他们见到熟悉的人和谈起熟悉的事时会是那么的正常。我在想,当他们清醒的某些时刻,用正常的思维触摸到那么异常的环境时,从心理上会感受到怎样的悲凉?与此同时,我也感到非常内疚。我内疚于那位同桌的错觉。因为他一直坚定地认为我是特地去看望他的,而实际上不是。因为此前我并不知道他也在那里住院。可是我真的没有勇气告诉他真相,因为我怕那样会挫伤他的自尊。
  那次过中秋,只在家呆了两三天就回去上班了。在回去上班前,由于时间仓促,就没再去医院看他们了。直到我年底回老家过年时,才再一次见到了我的这位发小。他已经康复出院,回到家里静养。我特地到他家去看望他,同时进行了一次长谈。他说在我上次来医院看望他们一个半月后,我那位同桌便恢复正常而出院了。现在娶了个老婆,夫妻俩在他们老家镇上开了家规模挺大的超市。日子过得还算不错。他还特地跟我说,自从我那次去医院看望他们后,我那位同桌便会三天两头地说起我。说起曾经和我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回忆我如何耐心地教他做化学题,无私地和他分享从家里带到学校的菜或其它食品。他说言语间充满感激,并且特别感谢你那次去医院看望他。
  随后,我的发小分析说:“你那次来医院看我们,应该给了那位同桌很重要的心理帮助。因为见到你后他会时常陷入对往事美好的回忆。由此渐渐从错乱无序的思维中回到现实。”他说:“之前他的错乱症状主要是沉浸于“研究”数学,他一天到晚沉迷于数字中,并整天念叨着要成为数学家。他见到你之后,好像渐渐忘记了要成为‘数学家’似的,我感到很奇怪。”听了发小的分析和陈述,我也感到非常意外和震惊。没想到自己一个不经意的举动,能对一位老友影响这么大。这次在火车上的交谈,似乎也应验了上次发小的分析。因为过去这么多年了,他居然还记得上次我到医院看望过他。
  常言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在漫长的人生道路上,我们无法预知自己何时会身陷逆境或身处人生低谷。也无法预知当我们身陷逆境之时能否得到亲人或朋友的援助。但有一点我们一定能做到,那就是在他人身处困境中时,我们一定要真诚地拉他一把。尽可能地给予他们物质上的或精神上的帮助。即使心有余力不足时,也可以真诚地支援弱者一个拥抱。因为,这至少可以在精神上,给予他们力量。这种力量,常能使困境中人,在黑暗中看到光明,在绝望中看到希望,在死亡的阴影中看到一线生的希望。
  只要我们心中有爱,举手之劳的一点帮助,倾情张臂的一个拥抱,我们人人都可以做到。

(来源:上党新闻网
 
  保存本页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分享到:
 
      上一篇:雪之魂
      下一篇:父亲与算盘
 
 
  新闻中心:   县区人文   县区焦点   数字报刊  
  推荐信息 更多>>  
长治县新闻网 黎都公园迎来春游小客人
长治县新闻网 黎都牡丹竞相开,扮靓上党春满园
长治县新闻网 深山暗藏神秘石窟,上党区还有这么一个地方
长治县新闻网 产学融合 匠心育人|让职教的“鞋”更适合就
长治县新闻网 记忆中的年味儿
  热点信息 更多>>  
长治县新闻网 黎都公园迎来春游小客人
长治县新闻网 黎都牡丹竞相开,扮靓上党春满园
长治县新闻网 深山暗藏神秘石窟,上党区还有这么一个地方
长治县新闻网 产学融合 匠心育人|让职教的“鞋”更适合就
长治县新闻网 记忆中的年味儿
山西· 上党区全媒体中心主办 网站备案号:晋ICP备12008552号 山西中联科创科技有限公司 支持
CopyRight 2013 上党区全媒体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关键字: 上党区论坛
           
 
☆正规澳门赌场娱乐-网络澳门赌场平台-手机澳门赌场官方网址-上党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