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黎都记忆
 
黎都:那一抹多彩记忆
 
——知青生活拾零
 
2015-11-26 15:59:01  来源: 高力夫
 

 

1074-4_1.jpg

六、环境虽苦,快乐却从不缺席
  生活虽艰苦,却也不乏乐趣,日子虽然琐屑,却仍有远方,仍有诗意,年轻的生命,总有办法苦中作乐。
  乐趣之一,打牌读书。
  平时,我们最盼望的,是下雨,可以名正言顺的不出工。每当此时,大家最喜欢打扑克。通常情况下,我不参与,一是不会,二是不感兴趣。于是,下雨天,会有一种奇怪的景象:一伙人围在一起打牌,大呼小叫,声震屋瓦,我一个人靠在窗边阅读,如若无人,毫无声响。一开始,他们不习惯,非要拉着我打牌,后来发现我一看见花花绿绿的扑克牌,智商立马降为负数,也就作罢。往往,在这种时候,我是没有时间概念的,看书看得昏天黑地,痴呆忘我,直到大家散去多时,淑英贴心的把饭送到我手上,我才回归正常。
  这样,打牌的兴高采烈,看书的自我陶醉,倒也彼此相安,各得其乐。
  乐趣之二,编歌唱歌。
  我们知青都住在一排楼下的窑洞里。窑楼是村里专门为知青新盖的,青砖砌成,一排9间,女生占据中间三连间,中屋放农具,两边各住四人;男生占两间,位居两头;另有一间带水井的伙房,是我们做饭提水的地方;旁边三连间是大队部办公间财务室。这种住房条件,是县知青办督办,村里具体实施的,使我们从破阁楼的住处搬入新居,在当时算是居住条件最好的。
  每到晚上,大家躺在床上,就要求淑英唱歌。我们还热衷于改歌词,如《我们新疆好地方》中的新疆,被换上天津,天山南北好牧场之类,改成和平路上人来往,公共汽车排成行。淑英从不扭捏,张口便唱,歌声清脆,能飙高音,一曲《远飞的大雁》,“远飞的大雁,请你快快飞,捎个信儿到天津,离家的孩子,想念爸爸和妈妈……”唱的我们泪水涟涟,思乡之情,越加汹涌。到最后,各个房间陆续加入,独唱变成大合唱。唱歌,是我们思念家乡,思念亲人的一种替代,一种发泄,一种寄托,苦乐悲欢,都融进歌声里。那些年,知青的歌声,时常在小小村子的夜空回荡,继而成为一种印在记忆深处的独特标签。
  乐趣之三,看戏观赛。
  此外,村里的生活,有时也别有情趣。
  北坡村人才济济,有剧团,有乐队,还有自己的篮球队。村剧团在十里八村颇有名气,能上演整场的《红灯记》。扮演李铁梅的,是翠兰姐姐,浓眉大眼,粗黑的辫子,真有刘长瑜的风采;李奶奶的扮演者,是玉兰姐姐,身材略显丰满而玲珑有致,皮肤白皙,眼睛不大,却顾盼生情,我最喜欢她;扮演鸠山的,是我们队的有山大哥,身架瘦小,眉棱骨高,眼窝深陷,目光深邃,他还兼任村里篮球队的裁判,寡言少语却多才多艺;扮演李玉和的,则是民兵队长,高大魁梧,嗓音洪亮。这一台戏,李铁梅面对鸠山,杏眼圆睁,柳眉倒竖,极有力道,李奶奶持重之中刚柔兼备,鸠山阴险老辣,分寸感强,李玉和一句“手持红灯四下望“,双目瞿烁,极为震撼。每次演出,几乎是盛会空前,周围村庄的人,纷至沓来,不绝于道。从此,我喜欢上了高亢激越的上党梆子。
  农闲的时候,偶尔会在我们宿舍前的篮球场上,举办与邻村的篮球比赛,虽是村级水平,却也同样紧张激烈。印象最深的,是裁判有山大哥,满场飞奔,哨声起落之间,手势精准利落。真是难以想象,平时少言寡语,甚至有些木纳的乡亲们,一上场,竟然生龙活虎,神气活现。
七、何其幸运,所遇尽是好领导
  那时候,云南、黑龙江等知青偶有突发事件,有的是知青内部闹矛盾,打架斗殴的;有的是当地干部、农民欺负知青、施以暴力的;也有知青四处流窜,鸡鸣狗盗,为害乡里的,等等,耸人听闻。但是,我们幸运,与当地老乡关系很好。要说到底是老区人民,觉悟就是高,村民与知青,一直和睦友善,相处甚好,从来没有发生过矛盾纠葛。细究之下,一是县乡村对知青工作的重视。那时尽管忙,但是开会学习听报告,经常而持久,这对知青的思想稳定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二是老乡觉悟高,人性好,一直拿我们当孩子对待,三是我们自己也单纯正派,积极向上。
  幸与不幸间,并非关山难越,有时,只在一念之间。当你用爱心体会爱,就会发现处处有爱。心中有风景,便会满眼璀璨。
  北坡的党支部书记马宝贝,是老劳模,曾参加过赴朝慰问团,她精明强干,作风大胆泼辣又细致务实,在市县均有很高的美誉度,在村里亦极有权威。有一次,我生病,上吐下泻,忙碌中的她,亲自带我到十里地之外的南宋村,请名医看病,医生说是急性肠胃炎,开了药,打道回府。途中,路过公社所在地赵村时,马支书如同哄孩子一般,给我和淑英买了几个芝麻烧饼,微笑着看着我们吃。她很重视知青工作,为加强领导,按县里指示,委派老贫协主任、副支书宋生贵外加我,组成知青工作三结合领导组,思想上引导,生活上关心,使我们这个团体,有不俗表现,被当时7445军工厂在三线简报上撰文表彰,简报曰:“天津插队青年高力夫,带领14名知青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奋战在砖窑,全力支援三线建设。”此外,我们还一直保持了晋东南地区先进集体的荣誉称号。
  说到领导,我们庆幸自己遇到了一批好干部。
  北坡归属于赵村公社,每逢公社干部来村子里,总要来看看知青,公社宋书记、刘书记,都与我们很熟悉。县知青办张贵祥主任,更是给予我们亲人般的关怀。张主任当年大概有三十岁左右,修长身材,鼻直口秀,面容和善,在当年也是标准的帅哥一枚。他几乎把全身心的精力,都放在了知青工作上,谁有病,谁家庭困难,谁有思想负担,他都了然于心,及时与各方游说协调,给知青以最大的政策支持,成为我们这些孩子的好领导,好老师,大家长。
  有一年,大概是5月,天气不冷不热,上午时分,大家都下地干活去了,我因为要代表集体参加县里召开的一年一度的知青表彰大会,所以留在宿舍里写材料。这时,张主任来到我们住地,搬个小板凳坐在我面前,一边随手翻看我写的材料,一边和我拉家常。从日常生活中的粮食不够吃问题,到如何做计划,合理安排一日三餐,从每个知青的脾气秉性,兴趣爱好,到如何加强内部团结,搞好与老乡关系,从安心农村在困难中刻苦锻炼,到树立远大目标,努力提升自己,事无巨细,循循善诱,耐心细致。他了解我一直喜欢读书,还特意给我带来了合订本的中华活页文选,鼓励我多读书,坚持文化课的学习,这对我后来上大学深造,不无裨益。
  记得,当天与张主任一起吃晚饭,大家围坐在一起,有说有笑,其乐融融,谈到很晚。听他帮我们分析现状,提出要求,让我们把困难当作人生磨练,于是心中倍受鼓舞,有他在,心里就有依靠。第二天早上,我们送张主任到南山顶上,我还在日记里写了如下文字:
  忘记了是否是罗素说过:每种逆境里,都有着等量的,或者更大的利益因子。历经苦难,战胜困难,我的生命,才会更加顽强与蓬勃。
  闻君将欲辞北坡,送至南山铭话别。
  微言大义留赠我,顿开茅塞获益多。
  张主任对知青的关怀,持久具体而又实际。每逢有单位招工,他都会亲自上门,反复和招工单位沟通,力争名额,尽量让大家都有机会。我参加高考时,正在病中住医院,从病床上爬起来进考场,结果,文科考了全县第一名,可是招办和高校招生老师担心我的身体不合格,张主任几次协调,让我的主治医生亲自去说明情况,使我顺利升学。后来,长治县所有知青都陆续被选调参加工作,其间都浸透着张主任的艰苦努力、深厚情义和心血。每个知青,都曾受恩于张主任。

 

1074-4_3.jpg


  我曾被选为县团委委员,与县里许多干部多有接触,发现那时候老区的干部,像张主任这样既有政治水平,又有工作能力,还有强烈责任感、使命感,更兼有大德大爱、悲悯情怀的人,不是个例,而是相当普遍。长治县团委副书记武兆先,是位军属,爱人不在身边,孩子尚在吃奶,而她却对工作极其认真,有担当,有能力,风风火火,在百忙之中,仍然给予了我大姐姐般的关爱。我到她家,随便得如同进自家门,她有好吃的,总不忘叫上我解馋。
  县委政工组的李玉文、原满宏,都是老病号,没有见他们请过假,天天坚持工作,还经常把补养身体的营养品如鸡蛋、麦乳精之类的,送给没有工资收入的我。
  当时,我曾因病住在县医院,县革委政工组、县团委也都在同一所大院办公,所以,大家都混得很熟,我则因此受惠,得到各个方面的关切与帮助。张主任的夫人爱花嫂子,怕我吃不好,常自己做饭,亲自送到病房。我的主治大夫是张建明大夫,一位稳重忠厚的中年医生,耐心,细心,从来不嫌麻烦。印象最深的,是我特别怕吃中药,护士端来的药,常常被我搁置很久,不论护士好说歹说,就是不愿下肚。张大夫知道后并不发火,只是站在门口,指着药,面无表情,一言不发看着我,我只得把药一口咽下。最吸引我眼球的,是年轻的尹彤芳大夫,优雅美丽,品貌俱佳,微微一笑,满脸灿烂,每天去看看她,哪怕一句话不说,也觉得心情舒畅。尹大夫与县法院的夏珍是好友,她们年龄相仿,都是外地人,又都很时尚,遂成为县城的亮丽风景。我当时只有十几岁,是她们眼中的小妹妹,遇有好事,如去谁家吃饭啦,去饭馆开荤啦,诸如此类的,总是跟屁虫一样跟着她们大饱口福。至今想起,仍幸福洋溢。
  转瞬间,一别黎都,四十余载。这些年斗转星移,世事变迁,当年的知青——那些远离故土的男孩女孩,而今都成了爷爷奶奶,容貌心境,已非昨日。然而,不变的,是我们对第二故乡的深深眷恋与热爱,是对那里的父老乡亲,那里的领导和朋友的深深感恩与牵念。
结尾补遗:思想关之后续——精神财富
  “当我们急切要改变什么的时候,可能最需要改变的,首先是我们自己。”
——尼采
  近年来,伴随着改革开放,社会经济高速发展,各种思潮汹涌泛滥,许多人把德里达的结构主义发挥的极致,任性的解构传统,恶搞文化,颠覆价值;而与此同时,学界对过去历史的多角度审视,多维度反思,多层面研究,也蔚然成风。如何评价、定性当年的知青下乡运动,自是一个绕不开的课题,于是,灾难论,权宜论,坑人论,知青是被毁掉的一代,是最倒霉、最悲惨的一代,是最坚忍、最奉献的一代,等等,等等,五花八门,不一而足。
  历来,当代人难以准确诠释当代史。由于种种,我们难以站在历史的、全局的高度来评价这场知青运动的是非曲直、优劣功过,也无法对之进行全景式的展示与宏大叙述,但是,我们知道,万事发生皆有据,已经发生的事,无法改变,无法重新来过,唯有正视过去,面对现在,放眼未来,才是正理。正如一个巨大圆球,在阳光下,有光明,有阴影。只站在光明里,看不到阴影,那是无知与幼稚;固守在阴暗里,对光明视而不见,那是偏执与故意。我们从那时走来,尝过这场运动带给我们的艰辛与苦难,懂得这个决策的复杂失措与无奈,我们在青春岁月里,以一个普通参与者的身份,了解了社会底层的人们,如何在相当原始的状态下,执着于最为艰难的生存挣扎的同时,仍不忘传承道义,绽放出最为朴素美好的人性光芒。我们从中懂得了生存的艰辛,领悟了生命的意义,更加珍惜生活的美好。我们是不幸的,在少年时背井离乡,饱受磨难;我们也是幸运的,在百转千回里,深受教益与滋养,并由此成就了整整一个时代的品格——坚韧刻苦,精进不休。
  经历,是宝贵的财富,我们的资本,就是当过知青。
  因为是知青,我,才是现在的我;因为是知青,我们,才是如今的我们——虽形色各异,却同样的坚定,丰富,宽广,从容!
  黎都,永远是我们内心耸立的——华表!(下)

(来源:上党新闻网
 
  保存本页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分享到:
 
      上一篇:黎都:那一抹多彩记忆
      下一篇:两个八路闹戏园
 
 
  新闻中心:   县区人文   县区焦点   数字报刊  
  推荐信息 更多>>  
长治县新闻网 不要忘历史 建设新长治
长治县新闻网 两个八路闹戏园
长治县新闻网 下好牢——荫城繁华的一个注释
长治县新闻网 下好牢——荫城繁华的一个注释
长治县新闻网 两个八路闹戏园
  热点信息 更多>>  
长治县新闻网 不要忘历史 建设新长治
长治县新闻网 两个八路闹戏园
长治县新闻网 下好牢——荫城繁华的一个注释
长治县新闻网 下好牢——荫城繁华的一个注释
长治县新闻网 两个八路闹戏园
山西· 上党区全媒体中心主办 网站备案号:晋ICP备12008552号 山西中联科创科技有限公司 支持
CopyRight 2013 上党区全媒体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关键字: 上党区论坛
           
 
☆正规澳门赌场娱乐-网络澳门赌场平台-手机澳门赌场官方网址-上党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