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史博览
 
日军侵略上党地区又一历史铁证
 
日军老照片 现身南宋村
 
2015-07-16 09:39:21  来源:长治县新闻中心 李保文
 

 历史背景:
1937年7月,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民国27年(1938)2月,日军第一次侵占长治(县)城。川军李家钰部英勇反击,终日弹尽粮绝,县城失守,千余居民惨遭日军屠杀。4月,八路军344旅和决死一纵队在长治等县军民的配合下,歼灭日军400余人,收复了长治(县)城。民国28年(1939)7月,日军第二次侵占长治(县)城,直至民国34年(1945)共侵占长治(县)城6年。日军两次侵占长治(县)城,所犯罪行不胜枚举,据民国35年(1946)4月的调查,长治(县)城原有人口24139人,日军侵占期间,共减少3648人,占总人口的15%……

11.jpg


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2014年春天,我们下乡搜集抗日资料。3月27日来到了南宋村,听老百姓说,王文明家里保存着几张日本军人的照片。我们就去了他家。不想王文明去福建打工去了。一直等到2014年的最后一天,即12月31日,才在南宋村拿到了这几张照片。
其实这不是照片,而是七块玻璃底片,是最原始的底版。在一些反映清朝或民国生活的电影里,每当照相时,银幕上总有一股烟雾“腾”地升起。这靠烟雾闪光定出的就是这种玻璃底片。从南宋回到县城后,我们赶忙拿上去洗,但跑了好几家照相馆,都说冲这种底片用的是最落后的技术,就是搭起“暗房”来舀上水去洗。这种方法早就淘汰了,现在都换成数码摄像了,谁还有“暗房”?崔振川同志几经周折,才在一家照相馆里冲洗出来。
这是七张侵华日军的生活照。尽管历时七十多年,洗得晚了些,但照片依然清晰可见。

22.jpg

图一是位日本军人一身戎装,拄刀站立在院中。底片的边沿还用蓝笔写有汉字。因年代长久,有些字迹已漫漶不清,有的依稀可辨。这张底片上写的是“内野军曹”、“X陈民队”几个字。说明拄刀的这个日本军人叫内野,职务是军曹(一种下级军官)。内野的身后是雕刻精美的窗棂,好像还安有玻璃。表明这是一处有钱人家的院落。

33.jpg


图二站立着两个日本军人。这二人胸佩奖章,腰系皮带。两个人都是二十多岁的样子,相貌相同,佩戴的胸章也相同,好像是一对孪生兄弟。照片的边沿写有“山东队十八、三、三十”的字样。可能注明的是拍摄日期。如果它用的是日本纪年的话,昭和十八年,应该是1943年。要用的是民国年号的话,应该是1929年。可这一年日本尚未进犯中国。显然这张照片是昭和十八年(即1943年)三月三十日拍摄的。
 

44.jpg

图三是四位表情肃穆的军人并排坐在一起。其中一个拄刀的双手还抱着一个骨灰盒样的东西,这盒子上还竖写有一行小字,好像是日文。很可能是五个好朋友一起来中国打仗,不幸死了一个,四个活的和一个死的就在一块做个留念吧!
这些士兵占用的是民房。从后面的背景看,屋子的根基是用砖砌,上面是用结(土坯)垒。这是那时候晋东南老百姓家常住的房屋。

55.jpg


图四也是四位军人,前头一个人坐,后面三个人站。他们都穿着厚军服,站立的两个军人头上还戴着大毛皮帽子,说明这时候天气很冷。他们是在一个砖碹大门前照的相(肯定占用的也是民房),这碹门的顶上还挂着一面“太阳旗”,很可能是大队日军的驻地。

88.jpg


图五左边站着一军人,右边坐着一军人。底片的边沿上写着“×队高桥七、一○”,“七、一○”很可能也是拍摄日期。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七张照片就不是在同一天、同一个村镇拍照的。而右边坐着的这位军人肯定就是高桥。据档案记载,日伪时期长治县水道管理处处长由伪县长谢芳声兼任,副处长就是一个叫高桥的日本人。1952年在调查日本战犯的罪行时,有个叫陈宝根的农民说,他就在水道公司伺候过高桥。后来因为高桥丢了50000元钱,怀疑是他偷的。就被日本人打了一顿,赶回了家。陈宝根还说,高桥是个文人,不很厉害。不知县水道管理处的那位副处长和照片上的这位高桥是不是同一个人。

77.jpg


图六是一个中年妇女穿着和服蹲在雪地里。那几天肯定下的很大,连前面的斗盆里,后面的墙壁上、院墙上都落满了雪。

66.jpg


图七是一个三四岁的日本小闺女穿着和服坐在椅子上。小闺女稚气十足,童真可爱,和服上绣的樱花图案色彩鲜艳。照片上的这些日本人肯定都已经做古,唯一有可能在世的就是这个小闺女。她肯定不知道,在遥远的中国,在太行山深处的长治县,会留下她童年的倩影。


为了弄清这几张照片的来历,我们采访了王文明。王文明说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他在村里当副村长,负责村里的村政建设。大概是1995年或者1996年,北街刘金旺家拆房子,他就去监督。刘家这是一处老房子,墙壁的外头是砖,里面是结(土坯),就在这砖和结的缝隙中,藏着这些玻璃底片。盖房子的人用小手推车装上这些建筑垃圾准备倒掉时,他一眼看见了这些玻璃片,不知道是什么,对着太阳光瞧了瞧,像是穿军装、挎刺刀的军人。出于好奇,他就把这些东西收藏起来了。当时村里有好几个干部都在场。
我们又访问了村里的一些老人,看是不是日本人在这里驻扎时,将这些底片遗留下来的。老人们都说日本兵只是来南宋“扫荡”过,转上一遭就走了,没有在村里住过,附近的荫城村和太义掌村是日军的据点,那里住过日本兵。但王文明言之凿凿,说他听九十多岁的奶奶访过,日本兵就在北街刘家住过,住了好几天。刘金旺的父亲和爷爷都是老实本份的庄稼人,肯定和日本人没有来往,这些玻璃底片也不会是他们拿回家的。唯一的可能是日军在刘金旺家驻扎时,临走忘记拿了或者是部队紧急开拔,时间仓促遗失在这里了。
南宋村七十多年前的老房子大都拆除,我们也不能断定这照片就是在谁家照的。但从还携带着随军家属这一情况看,应该是在县城或者哪个据点里拍摄的。
照片上的这些日本军人一个个文质彬彬,谦逊有礼,一派绅士风度。但一转过脸,他们就变成了歇斯底里、嗜血成性的杀人屠夫。就是这些人,在1938年2月21日,闯进长治城里,对无辜的居民大开杀戒,一天内就杀死1500多人。也是这些人,在1938年4月5日,窜到一个叫西陕的小村子,除抢猪逮鸡,点火烧房子外,还杀了有名有姓的108个村民。还是这些人,在长治县的老顶山、五谷山、关岭山等地修筑了十多个据点,据点里设有水牢、烙铁、铁丝笼、辣椒水等刑具,还喂有狼狗,专门撕咬抗日人民和共产党员。关岭山据点里有个太君叫“一壶”,一壶好喝酒,但下酒菜必须是小孩子的心脏。西火镇边上有个村子叫南坡,南坡有个十五岁的少年,叫杨胜来。1942年阴历4月15日这一天,一壶就把小胜来抓到据点里,用一把牛耳尖刀剖开孩子的胸口,取出一颗尚跳动的心脏,大嚼大咽起来。被抓上山的西火村民兵队长贾财则亲眼看见了这一场景,晚年的贾财则一提起这件事来,就哇哇大哭……
侵华日军在长治县尽情地享受着战友情、夫妻情、子女情的乐趣,可就在这同时,由他们一手制造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人间悲剧却在中国大地上发生。照片上日本妻子窈窕贤惠,端庄美丽,而对中国妇女,他们却任意糟蹋。1939年夏天,一队日军来四区扫荡,在东和村抓到一个妇女,除轮奸了这个妇女外,还在她的下身处屙了一堆屎。周南村有个媳妇叫个王某某。1942年的一天,王某某被抓到五谷山据点。日军轮奸了她,还割下了她的两个乳头。为了取乐,他们还找来一根木棍往她阴户里塞。最后王某某被活活疼死。照片上的日本小闺女在父母的呵护下,快乐地成长,而这时有多少中国的小孩子无依无靠,啼寒号苦,嗷嗷待哺。照片上日本军人簇拥在一起,一副团结友爱的合作精神,但他们却不允许中国人坐在一起说几句话。1943年的一天,县城下南街的裴黄狗、闫狗孩、郭全富等几个人正在家里坐着说话,日本宪兵队就扑进来,以“通八路”嫌疑把他们送到“潞安陆军医院”(今市二中院内)活体解剖了。他们就是要把中国人都驯化成一个个形单只影的奴仆。
也许我们不会知道照片上的这些日本军人都是谁?不会知道这些照片是在哪个地方拍摄的。但长治县的老百姓却认得这些人,拿起照片来一瞧,都说这是“老黄兵”(晋东南人民根据所穿衣服的颜色这样称呼侵华日军)。并且有一首民谣从那时一直传到现在:
老黄兵,进了村,
家家户户插圪针。
有闺女哩防闺女,
没闺女哩保本身。
(圪针是山上一种带刺的木本植物,老百姓把它割下来,插到院墙上,以防止野兽的侵入。)
 

(来源:上党新闻网
 
  保存本页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分享到:
 
      上一篇:长青村也有座城隍庙
      下一篇:揭开大明皇室沈简王后裔“朱”改“王”传说之谜
 
 
  新闻中心:   县区人文   县区焦点   数字报刊  
  推荐信息 更多>>  
长治县新闻网 黎都民俗之蒸团子
长治县新闻网 难离难弃的民间精粹——上党八音会
长治县新闻网 慈禧儿时故居——上秦娘娘院
长治县新闻网 彰显时代风貌的戏台对联
长治县新闻网 古今地道话南呈
  热点信息 更多>>  
长治县新闻网 黎都民俗之蒸团子
长治县新闻网 难离难弃的民间精粹——上党八音会
长治县新闻网 慈禧儿时故居——上秦娘娘院
长治县新闻网 彰显时代风貌的戏台对联
长治县新闻网 古今地道话南呈
山西· 上党区全媒体中心主办 网站备案号:晋ICP备12008552号 山西中联科创科技有限公司 支持
CopyRight 2013 上党区全媒体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关键字: 上党区论坛
           
 
☆正规澳门赌场娱乐-网络澳门赌场平台-手机澳门赌场官方网址-上党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