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黎都文人
 
郝建国——百姓剧场大导演
 
 
2014-10-16 11:05:29  来源:李保宏 靳波 
 

412.jpg

    “演绎百姓生活,品味人生百态”,长治县电视台《百姓剧场》栏目这两句主题词,已经成为长治县城乡百姓时下的口头禅。每到星期天晚上8点钟,大家都会不约而同地换成县台,看《百姓剧场》,这几乎成了他们的一种生活习惯。人们跟着剧情或哭或笑,或蹦或跳,惬意地享受着《百姓剧场》给自己带来的欢乐……但是谁能想到,《百姓剧场》的导演竟是原长治县化肥厂的一名退休工人,而且他还是一个做过心脏搭桥手术的心脏病患者,他的名字叫——郝建国。
      采访郝建国老师那天,他正在输液。那天早晨,天空飘着雪花,有点冷。推开郝老师家的门,他正忙乎着让儿子去拍雪景。原来他最近正在筹拍一个反映长治县风土人情的潞安鼓书段子,需要一场雪景,趁着下雪就赶紧打发儿子帮自己去拍。送走儿子以后,郝老师开始坐下来吃药。吃罢药以后,老伴开始给他输液。在这间隙,郝老师感叹自己这一生多亏老伴照顾他了,他说老伴是个医生,要不是她懂医抢救及时,他早不知去阎王殿报到几回了。郝老师的老伴抱怨道:“十几年了,哪一年不输十几次水?现在他这颗心脏基本上只有一半在动了,说不定哪天就彻底罢工了……”郝老师听着,哈哈干笑了几声,笑得我们所有在场的人都心里酸酸的。挂好吊瓶,郝老师一边输液一边讲起了他与《百姓剧场》结缘的前前后后……

放电影的那段岁月给他埋下了一个梦想
     人生不能没有梦想,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追梦者。
     郝建国出生在一个非常优越的家庭,他父亲五六十年代曾任壶关县副县长,所以他打小就有很多常人无法比拟的优越条件。郝建国天生跟艺术有缘,他走到剧团总喜欢拉拉人家的二胡,走到照相馆总喜欢摆弄摆弄人家的相机……每当他摆弄起这些玩意,他都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8岁那年,他就拿着家里的一台黑白相机到处跑着给人照相;10岁那年,他就敢一个人登台学人家唱戏;12岁那年,他又痴迷上了画画儿……1969年,初中毕业的郝建国去壶关剧团当了一名演员。
     第二年,沈阳空军到壶关县招飞行员,带兵领导发现一身艺术细胞的郝建国便把他特招为文艺兵。然而,让郝建国盼星星盼月亮盼到的结果却是因他父亲是“走资派”被剥夺了入伍资格,兵没当成,他反而被下放到农场劳动改造。那段时间,郝建国度过了他人生当中第一段艰难的岁月。
     1972年,郝建国的父亲得以平反,郝建国也翻身到长治县化肥厂当了一名普通的锅炉工。天性乐观的他一边烧锅炉一边哼哼唧唧地唱,还经常利用自己的特长在车间里出个板报。领导发现他的特长后就把他调到办公室当了宣传干事,他如鱼得水,把厂里的文化宣传工作搞得有声有色。后来厂里买了台电影放映机,他又干起了兼职放映员。一接触电影,郝建国仿佛一下走进了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电影艺术让他身上的艺术细胞进一步升华、裂变,他不由深深地陶醉在了这白色的银幕世界中……后来,有多次进政府机关工作的机会,他都毅然放弃了。
     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郝建国租上厂里的机器开始走村串乡去放电影。那时候,电影刚走进老百姓中间,大家看电影的热情很高。每到一个村子,大家都像明星一样地簇拥着他。刚挂好荧幕,村里的男女老少就聚拢到了荧幕下,他把机器支在大伙中间,跟着大伙一起看。一部片子别人看一遍,他反反复复能看几十遍。《地道战》《地雷战》《南征北战》《侦察兵》《少林寺》等群众特别喜欢的影片,郝建国前前后后放了几十场,也看了几十遍,剧中的台词他基本上都能背下来。一开始,郝建国看电影看得也是热闹,后来他看着看着就琢磨起了镜头的画面、音乐的设计、拍摄的技巧等门道。看得多了,他把自己也置身于了拍电影的世界,仿佛自个手里也拿着个摄影机,或推、或拉、或摇、或跟、或俯、或仰……有一次,当他得知由王东满的小说改编的电影《点燃朝霞的人》要在长治县李坊村拍摄时,他欣喜若狂地骑着自行车从韩店跑到李坊去看,人家拍了多少天他就看了多少天。一次人家拍到晚上2点他就看到2点才回家,可第二天天不亮他又早早地去了……那个时候,他就突然滋生出一个梦想:假如有一天,我也能拍出一部自己的影片该多好啊!
     从1975年到1985年,郝建国整整干了十年的电影放映员工作。他平均每年都放百余场电影,连续七年被评为山西省电影放映系统先进个人。后来,郝建国不满足于自己所学的知识,又报名函授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充电,掌握了过硬的摄像、新闻写作本领。1989年,郝建国自己购买了一套摄像设备干起了个体摄像摄影。然而,正在他准备成立一家专业工作室轰轰烈烈大干一场的时候,他的心脏却出了问题,一开始是心绞痛,后来便出现心机梗塞,从1999年到2006年,他先后出现6次心肌梗塞,每次都幸亏老伴及时抢救才又活了过来。2006年初,郝建国又因心肌梗塞住进了医院,昏迷了整整三天,等他醒来以后,却发现自己连大小便都不能自理……他背着老伴偷偷地抹眼泪,命保住了,但自己今后要是成为一个废人,还不如不醒来的好。
《百姓剧场》给他插上了梦想的翅膀
    “我知道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带我飞,飞过绝望。”成功,往往是留给那些有准备的人。
     2006年那次住院,老伴冒着极大的风险让郝建国去北京做了心脏搭桥手术。从北京回来,郝建国在老伴的精心照顾下身体渐渐康复起来。身体一好转,郝建国在心中沉寂了多年的那个梦又苏醒了。
     2008年,长治县电视台开办了一个全新的栏目——《百姓剧场》。节目一播出,就在群众中引起了极大的反响。当时,参与拍摄的老干局艺术团李志德先生推荐郝建国在《村官》当中饰演了一个村支部书记的角色。这一次“触电”,让郝建国一下找到了自己的人生目标,他仿佛又回到了年轻岁月,活力四射,激情燃烧,一口气写出《二月二十八》《疑心生暗鬼》《香火》《今天我值班》等十多个剧本,又在《疑心生暗鬼》《选举风波》等剧中成功饰演了剧中角色。
     促使郝建国跟电视台真正走上合作之路,缘于他为三晋文化研究会拍摄的一部纪录片——《雄山叠翠》。在拍这部片子的时候,郝建国心里其实也没底,他不知道刚做了大手术的心脏要登上海拔1400多米的老雄山能否承受得住?尽管家人一致反对,但天性倔强的他执意要在端午节登山拍摄。为了保险起见,他特意邀请了七八位好友陪他一路同行,他叮嘱他们:“万一不行,赶紧把我抬下来!“就这样,他坚持了三天,三次从不同的方向登上了老雄山,圆满地完成了拍摄工作。我在采访郝建国的时候问他当初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勇气?他说:“我在化肥厂工作三十多年,每年都要在端午时节到老雄山上去游玩,我对老雄山有一种特殊的感情。‘雄山叠翠’是潞州古八景之一,都说老雄山是一条巨大的卧龙,可谁见过?我早就想把这条‘巨龙’拍下来,做成片子让更多的人去欣赏它,这是我一个多年未能实现的夙愿。”
     片子拍出来以后,在长治县三晋文化研究会贾圪堆会长的建议下,郝建国把片子送到了长治县电视台。片子一播,受到了大家的广泛好评。郝建国向电视台领导提出自己想与电视台合作拍摄制作《百姓剧场》的愿望,得到了电视台领导的大力支持。2008年8月,他们达成一致,用“低成本运作模式”开始拍摄《百姓剧场》。当时正值全国第二十六个教师节即将来临,郝建国利用一个晚上的时间赶出了《妈妈》的剧本,他要为长治县所有的教师献一份厚礼。9月10日晚,方言电视短剧《妈妈》在县电视台《百姓剧场》首播。节目播出后,郝建国先后接到十多位教育工作者打来电话向他致谢,其中有一位五十多岁的乡村女教师在电话里只说了一句“郝导谢谢”便泣不成声……。这种肯定和成就,就像一剂兴奋剂把郝建国的创作热情充分调动起来,之后,他又以更大的热情投入到了《百姓剧场》的制作中。栏目在他的精心呵护下日臻完美,他创作的作品既贴近百姓生活,又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越来越受到百姓的关注和喜爱。现在,《百姓剧场》已经不再是一个简单的电视栏目,已经成长为长治县老百姓的一个公共文化平台。全县有数以万计的文艺爱好者,他们不仅可以运用唱歌跳舞演小品的形式在文化兴国的大韬略中一展才艺,还可以在《百姓剧场》这个平台上过一把当影视演员的瘾。有一位百姓演员在发送给郝建国的短信中这样说:“郝导,非常感谢您给我这个难得的机会,您不但圆了我当演员的梦,而且我还在《百姓剧场》中懂得了很多道理,使我的人生得到了一次升华,我永远不会忘记您!”郝建国这样回复她:“不要感谢我,要感谢电视台给咱老百姓搭建的这个好平台,有你这样的演员,《百姓剧场》一定会办得越来越好!”
     观众的认可固然可喜,但拍片的过程并不总是一帆风顺。起初,老伴看到他白天拍戏,夜里还要做后期、写剧本,怕他身体吃不消就经常抱怨他:“你一个只剩下半条命的老头了,还瞎折腾个甚?”子女们也与他妈站在一起,对郝建国不珍惜自己身体的行为表现出极大的不满。郝建国理解家人的心情,但谁也无法阻拦他去追逐自己的梦想,家人看他如此痴迷,最终只好妥协了。
     一开始拍片的时候,群众演员的积极性并不高。他好不容易动员好了一个,另一个又撂挑不干了,常常是机器准备好了,演员却到不了位。有时候,本来已经选好的外景地却在临开机时发生变故,只得匆匆忙忙重新采景。这些问题,常常搞得郝建国焦头烂额,但他从未打过退堂鼓,他坚信:风雨过后就是彩虹。
     2011年4月,为了拍好“五一献礼片”《新马路天使》中环卫工人的劳动场面,郝建国凌晨3点就来到大街上进行拍摄,因天气过凉诱发心绞痛。当时家人都不在他身边,他蹲在地上拿出速效救心丸一连吃了十五颗,半个多小时后心绞痛才逐渐缓解,他才又慢慢站起来接着拍摄……
     2011年8月,郝建国在拍摄文艺片《中秋时节话家园》的时候,需要在黎都公园的山顶上拍一场大家“举杯邀明月”的画面。但由于拍摄经费实在有限,他当时只准备了几个水果和月饼,“举杯邀明月”的镜头就计划拿空杯做个样子。这些,群众演员们看在眼里,疼在心上。他们理解郝导的难处,组织这么一大摊子,电视台给的那点经费抠着花还不够,从剧本到拍摄再到后期制作,几乎都靠郝导一个人忙活,实在忙不过来,他只能把自己的子女们动员起来……那天,大家看着地上可怜巴巴的几个水果和月饼,实在有点于心不忍,于是有几个演员就偷偷地出去买来了菜、买来了酒。当大家斟满酒杯,“举杯邀明月”的时候,郝建国满含热泪,拍摄完成了这组镜头。
 ……
    在郝建国的努力下,《百姓剧场》连续拍出《我是党员》《腊月》《新马路天使》《香火》《养儿未必能防老》《光棍父子》《夫妻之间》《邻里之间》《生日》等等一大批观众耳熟能详的优秀方言电视短剧,在全县引起强烈的反响。剧中人说着自己平常说的话,演着自己身边的故事,他们看着舒服、过瘾。在长治县广大农村,《百姓剧场》就像是中央电视台的《星光大道》一样,老百姓都渴望能登上这个舞台,演员们演过一场戏,走到哪儿几乎都有人能认出来。一次,一个演过矿长媳妇的妇女在商店跟人家搞价,售货员说你是“矿长媳妇”还缺钱哩?羞得她赶紧给人家出了钱跑了出来。
    《百姓剧场》在老百姓中间产生了极大的反响。郝建国几乎每天都能接到一些群众要求当演员的电话,有时一天能接十几个,他心里高兴地不得了。他说咱们群众当演员的积极性这么高,这说明咱《百姓剧场》真正演到了老百姓的心窝上,现在,参加《百姓剧场》演出已经成了咱们县一种群众文化现象,大家都跃跃欲试,总想在《百姓剧场》中实现自己的“明星梦”……不仅百姓喜欢《百姓剧场》,就连政府机关和企事业单位也非常看好《百姓剧场》这块文化阵地。2011年,郝建国受县委组织部之约拍摄了《暖秋》、《大爱无言》、《特别的寿宴》、《脚下的路》等四部反映基层党建工作的方言电视短剧;为县新农合管理中心拍摄了三集方言电视剧《聪明人糊涂事》,成为全国首部反映新农村合作医疗的电视剧;为县信用合作联社拍摄了反映农村信贷工作的两集方言电视剧《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又受南宋乡护林防火指挥部之约,拍摄了反映基层护林员形象的方言短剧《王老倔的一天》……为此,山西省影视协会特别授予长治县《百姓剧场》栏目2010年度优秀栏目奖。提起未来的打算,郝建国说:“现在好了,我的工作不仅得到了家人的理解,儿子女儿也都加入了我这个制作团队。社会上也得到了关注和认可,电视台领导也非常支持,我一定好好努力,让老百姓在这个文化平台上‘乐有所为、乐有所求、乐有所获’,力争把《百姓剧场》打造成我县的一个新的文化品牌。”
他想打造长治县的文化名片
     “天上下雨地下流,小两口打架不记仇,白天吃的一锅饭,黑来睡的一枕头”……提起潞安大鼓,郝建国张嘴就来一串词儿。
 他说,我们长治县拥有众多内涵丰富的人文景观、文化遗迹和缤纷璀璨的民间民俗文化。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潞安大鼓、上党八音会、上党梆子、上党落子、干板秧歌、民间花灯、剪纸、根雕以及黎都灯会、旺火、社火等。潞安大鼓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上党八音会、干板秧歌为省级非遗保护项目,黎都社火、黎都旺火为市级,还有不少县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上党梆子如今被人家晋城注册成非物质文化遗产了,作为上党梆子两个流派之一的咱长治县的“三义班”也面临失传的危险。还有咱长治县的潞安大鼓,我们过去的好多段子都已经失传了,焦天保、于书田到目前为止只留下两个录音鼓书段子。过去有个唱潞安鼓书的师爱玉,一听说今天师爱玉要唱,十里八村的老少连饭也不吃就去了,只可惜她老人家唱的段子一个没留下,更不要说录音了。如今,年轻人都不喜欢看潞安大鼓了,就更没人唱了。还有干板秧歌,西火那一带是干板秧歌的发源地,那里流传着好多脍炙人口的段子,咱们文化人士应该多下去收集整理,传承下来。还有咱们的神话故事、民间传说也是非常具有地域特色的民间瑰宝,如果我们不去收集整理,它们就会在民间自生自灭。
     最近,郝建国听说咱们县有人还能演“赵公明耍大牙”,尽管只能耍四个他还是高兴的不得了,张罗着要去拍下来。他说,过去人家能耍六个大牙呢,如果不赶紧留下点视频资料,恐怕日后四个牙也没人会耍,想看也看不上啦……。
     郝建国说,他作为长治县三晋文化研究会和长治县民间文艺家协会的理事,有责任把本土文化拍摄成一套系列电视片,用视频资料的方式保存下来留给后人。这些片子他计划大概分为几个篇章来拍摄:一是庙堂文化篇;二是民俗文化篇;三是古村落篇;四是说唱文化篇;五是雕刻书画篇;六是名人文化篇;七是民间故事传说篇。这一系列片子到目前为止已经完成了《琚寨玉皇观》《黎都灯韵》《雄山叠翠》《长青情愫》《雄山胜景牛神庙》等五部,待全部完成以后,将是我县一套完整的文化视频资料,如果有来宾来咱们长治县,咱们可以把这些东西刻成光盘作为文化产品赠送给人家,这不仅是一份好的礼物,还可以藉此把我们长治县宣传出去。不过,民间文化保护和传承需要我们更多的人参与进来,如今,咱政府部门这么重视文化发展,我们的民间文化如果在我们这一辈人中再失传,我们都将是罪人!
      郝建国身上,有很多闪光点:他对梦想的执着,他处逆境的乐观,还有他对传承民族文化那份义不容辞的责任……他,是一个勇于追求人生价值的人!
 
(来源:上党新闻网
 
  保存本页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分享到:
 
      上一篇:赵国祥——好支书的“幸福观”
      下一篇:郜仁魁——书法情结
 
 
  新闻中心:   县区人文   县区焦点   数字报刊  
  推荐信息 更多>>  
长治县新闻网 牛国军------从大山里走出的雕塑艺术家
长治县新闻网 郭万顺——抗日老兵
长治县新闻网 李贵珍:一个返乡知青的人生轨迹
长治县新闻网 郭万顺——抗日老兵
长治县新闻网 李贵珍:一个返乡知青的人生轨迹
  热点信息 更多>>  
长治县新闻网 牛国军------从大山里走出的雕塑艺术家
长治县新闻网 郭万顺——抗日老兵
长治县新闻网 李贵珍:一个返乡知青的人生轨迹
长治县新闻网 郭万顺——抗日老兵
长治县新闻网 李贵珍:一个返乡知青的人生轨迹
山西· 上党区全媒体中心主办 网站备案号:晋ICP备12008552号 山西中联科创科技有限公司 支持
CopyRight 2013 上党区全媒体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关键字: 上党区论坛
           
 
☆正规澳门赌场娱乐-网络澳门赌场平台-手机澳门赌场官方网址-上党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