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黎都人文
 
太行抗日故事新编之:
 
秤 砣 骇 敌 突 围 记
 
2017-01-18 11:05:26  来源: 王德运
 

    日军第二次侵占长治县城 (1939年7月)后,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民主政府转移至壶关、平顺山区,长治地区的抗日斗争进入最为艰苦的历史时期。一方面,日伪为强化治安,依托城镇、公路迅速构建起 “格子网”,并以此为依托四处扫荡,对我抗日军民实行惨绝人道的“三光”政策;另一方面,以聂士庆为首的“拨浪队”又忠实地执行蒋介石、阎锡山的“反共剿共”政策,公开与人民为敌:他们忽而白天身着伪军军服跟随日寇清乡扫荡;忽而夜间穿着国军军装,假借抗日之名抢粮抓丁,抽捐要款……
     战事纷纭,敌伪猖獗。为应对复杂局面,长治县军民在中共太南地委和太行四分区的领导下,先后组建了武工队、游击队、游击小组、县独立营、区干队等抗日武装,与敌伪顽展开了争锋相对的斗争。此间活跃在县域贾掌、西池、西故县一带的二区区干队,就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一支队伍。
贾掌、西池、西故县位于县域东部山区,此处东依太行抗日根据地腹地壶关县,向西则俯扼交通要道长(治)—陵(川)公路,对敌我双方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地位。因此,早在县城第二次沦陷后,日军西田部队就役使乡民,于韩川村东的五谷山修筑了牢固的据点,有一个中队常驻于此。这群毫无人性的法西斯强盗,每每外出扫荡,必会将人数不等的抗日人士或无辜群众抓回据点,施以活人当靶、军犬撕咬、铁烙火烧、投池下石、剖腹挖心、困饿水牢等酷刑……一时间,五谷山成了人间地狱的代名词。与这股敌人作斗争的,正是成立于1942年底的二区区干队。
     其时,二区区干队的主要任务有四:一是配合野战部队攻击敌伪据点,粉碎敌人扫荡;二是抗击、消灭四处抓丁、抢粮的小股敌人;三是宣传党的抗日政策,发动群众积极开展对敌斗争;四是深入敌占区,巩固发展抗日编村政权,保护区村干部……本故事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发生。
     农历六月,正是玉米拔节及胸、潞麻似熟未砍的时节,波浪状起起伏伏的青纱帐淹没了黎都大地的山山岭岭。连日来,二区区干队在西池一带利用青纱帐与敌周旋,割电线、扰据点、除汉奸,着实给了敌人一个不小的下马威。敌伪几度反扑无果后,恼羞成怒,频频派出暗探侦探我方驻地,妄图将我一网打尽。敌变我变,鉴于前一阶段的作战行动已经取得战果,我方疲劳至极,区干队于是决定撤离西池一带,化整为零,分组前往外围进行隐蔽休整。这次带队前往东苗编村一带进行入户隐蔽休整的是一名姓李的排长。
     乘着黑魆魆的夜幕,李排长一行数人在荒山野岭中默默行进着。当他们行进至东苗编村山头自然村时,已是夜半时分。饥肠辘辘中,几个人稍加商量,便决定鸡不鸣狗不叫地偷偷进村,在一个熟悉的堡垒户中喝口热水、垫补垫补肚子,好好睡半宿,天明前再神不知鬼不觉地出村,一路向东,就此消失在五谷山深处。
    山头村位居东苗村北2华里处,是个仅有二十余农户的小山村,地处偏僻,交通不便。一座座破败的院落和土坯房,一处处歪歪斜斜的土窑洞依崖靠岭、随弯就势,七零八落在沟壑之间、浓荫之下。能勉强算得上出村通道的就只有那条宽不盈米、七拐八弯、不上就下的东苗路了。
这次为李排长他们提供入户休整方便的堡垒户居住在村子深处:四不靠邻,一处壁立十数丈的黄土崖下,三孔土窑洞坐东朝西一字排开,高大的夹板墙外密植着玉米,院门正对着一大片麻地,很适合战士们休整打尖。偷偷寻摸进村,用暗号叫开堡垒户院门,安排好隐蔽岗哨后,李排长他们这才小心翼翼地进院入户、打尖休憩。
     窝窝头就咸菜配开水,一顿饱餐后,战士们洗脚的洗脚,擦枪的擦枪……就在大家忙得一不亦乐乎的时候,放哨的小战士突然破门而入,只见他脸色煞白,气喘吁吁、结结巴巴报告说:我……我们……被……被包围了!
     “妈的,刚拆卸开武器,老黄就来了!”小声的咒骂后,是一阵轻微的桌椅晃动声。
    “冷静!”排长厉声说道,“包好枪支,自找武器迎敌,突围后长井头会合!”说话间,他已顺手将摆放在桌上的一柄秤砣握在手里,然后猛吸一口气,吹灭了油灯。
    渐趋冷静的战士们也纷纷找来菜刀、火柱、锄柄、擀面杖等家伙握在手里,面色悲壮地跟随在排长身后冲出房门,隐身在院门两侧。李排长则悄悄躬身上前,将耳朵附在门缝上。
    不用问,此刻,村子里早已是一派乱象:鸡飞狗跳叫声、争抢声、扯拽声、哭喊声、脚步声在全村各个角落此起彼伏着,然后万流归宗般汇聚在过来,雨水倒灌般顺着门缝儿涌进李排长的耳朵。
    屏声静气,剑眉紧锁,略加思忖,李排长又将右眼附在门缝上向外望去。
    这一望可不要紧,李排长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院门外已燃起几个火把,鬼子、伪军影影绰绰的,从忽闪的枪刺和发亮的钢盔推断,仅聚集在院门前的鬼子汉奸,往少里说也有二十几人。
    就在李排长向外观察的当儿,敌情又有了变化:在几枝火把的引领下,又有一队鬼子伪军聚拢了过来。光焰忽闪中,只见一个五短身材、面目狰狞的鬼子指挥官对着院门叽里咕噜几下,左手向左、右手向右用力一挥,然后双手箕张,掌心相向,猛地往中间一合。霎时间,这批敌军就兵分两路,迅疾向院墙两侧扑去——前面堵截,两侧包围的态势由此形成。
    “院子里的八路游击队,你们已经插翅难飞了,赶紧放下武器投降,皇军优待俘虏……负隅顽抗只有死路一条!”
    在伪军汉奸声嘶力竭的劝降声中,六七名战士、十几道目光,齐刷刷地望向了李排长。
    李排长则一动不动地地闭眼沉思者、盘算着:敌强我弱,且突围的最佳时机已经丧失,咋办?己方已被敌人合围,眼下敌人只咋乎劝降,不急于进攻,并非敌人仁慈,而是因为不摸我方情况,不敢近战、夜战罢了,一到天亮,那可就是他们的天下了!为今之计,只有破釜沉舟,拼命一搏了。翻墙突围,我明敌暗;正面突围,敌明我暗……只有出奇制胜这一条路可走了!
    想到此处,李排长剑眉一扬、牙关一咬,先用手势暗示战士们“即刻突围”,随即双手顺势插入门缝儿,猛地发力往回一拉。吱扭一声,院门洞开。不等外面的敌人反应过来,李排长又猛地挥手,将秤砣抛出。唰——咣当——噗通噗通。唰,是秤砣划破夜空的声音;咣当,是秤砣掉落在门外石阶上的声音;噗通噗通,是敌人惊慌失措,连忙双手抱头卧倒在地的声音。
     趁之敌人一愣神的功夫,李排长他们已是连声断喝,挥舞着菜刀、锄柄、擀面杖等各种新式装备,箭步上前,虎荡羊群般穿越敌群,钻到对面的麻地里面了。
     未闻炸弹响,只觉屁股疼;起身四下看,麻地刮冷风;枪声密如雨,鞭炮来送行。待一切风平浪静后,鬼子小队长这才回过神来,先是瞪圆了蛤蟆眼死死盯着侧卧在石阶上的铁疙瘩一阵发愣,继而将五官拥挤不堪的丑脸胀成了猪肝色,还嫌不丢人,又猛然拔出指挥刀呀呀一阵乱劈,八格牙路声中,指挥鬼子汉奸将堡垒户的窑洞点燃,这才垂头丧气地收兵返回韩川五谷山据点。

(来源:上党新闻网
 
  保存本页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分享到:
 
      上一篇:生活需要“断舍离”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新闻中心:   县区人文   县区焦点   数字报刊  
  推荐信息 更多>>  
长治县新闻网 太行抗日故事新编之:
长治县新闻网 生活需要“断舍离”
长治县新闻网 夸夸阿强美发店
长治县新闻网 “双拐青年”巧手绣出《清明上河图》
长治县新闻网 郭平锁:乡土文化的守护传承者
  热点信息 更多>>  
长治县新闻网 太行抗日故事新编之:
长治县新闻网 生活需要“断舍离”
长治县新闻网 夸夸阿强美发店
长治县新闻网 “双拐青年”巧手绣出《清明上河图》
长治县新闻网 郭平锁:乡土文化的守护传承者
山西· 上党区全媒体中心主办 网站备案号:晋ICP备12008552号 山西中联科创科技有限公司 支持
CopyRight 2013 上党区全媒体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关键字: 上党区论坛
           
 
☆正规澳门赌场娱乐-网络澳门赌场平台-手机澳门赌场官方网址-上党新闻网